您的位置:多彩彩票app > 历史人物 > 余末忠烈臣余阙事略,为蒙元自杀守节的西夏遗

余末忠烈臣余阙事略,为蒙元自杀守节的西夏遗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45编辑:历史人物浏览(62)

    余阙字廷心,一字天心,唐兀氏,世家河西武威。父沙剌臧卜,官庐州,遂为庐州人。少丧父,授徒以养母,与吴澄弟子张恆游,文学日进。

    余末忠烈臣余阙事略

    多彩网官方网站 1

    luwei发表于4038天 1小时 20分钟前来源:www.z9ls.com 标签:无

    多彩网官方网站, 

    ?余阙,字廷心,一字天心,唐兀氏,祖属今甘肃武威地区。父亲沙刺臧卜,为官于庐州,遂为庐州人。少年时失去父亲,以教书授徒来抚养母亲。与吴澄的弟子张恒游学,文学上日渐有长进。元统元年,赐进士及第,授同知泗州事。为政严明,老吏都害怕他。不及被召入朝廷,应奉翰林文字,转中书刑部主事。因为不阿附权贵,弃官职回家。不久因为修撰辽、金、宋三朝史记,又召入翰林院,为修撰。拜为监察御史,改任中书礼部员外郎,出任湖广行省左右司郎中。刚好遇上英徭蛮造反,右丞沙班应当帅领军队平叛。他坚辞不往,没有人敢说话。余阙说:“右丞应当去!接受天子的诏令为一方重臣,不想执弓矢来讨伐贼人,却想图安逸吗?右丞应该去!”沙班说:“郎中的话固然说的是,粮饷怎么办?”余阙说:“右丞只管去,这不难得到。”余阙下令催促,三天就凑齐了。沙班于是上路。余阙于是以集贤经历而受召入朝廷,迁为翰林待制。出为浙东道廉访司事。因母亲去世,回庐州服孝。盗贼于河南起事,攻陷郡县。至正十二年,行中书于淮东,以宣慰司为都元帅府,治淮西,起用余阙为副使,佥都元帅府事,分兵拒守安庆。当时南北方消息被隔绝,士兵粮食都很缺乏。余阙上任官职才十天而敌寇抵境,余将他们打退。于是聚集官员与诸将商议屯田、作战、守御之计。环绕安庆地区修筑保寨,挑选精兵在外抵御,而耕种庄稼于境内。下属潜山八社,土壤肥沃,都用来屯田。第二年,春夏之间发生饥荒,人吃人,余于是捐俸禄放赈施粥来抚养饥民,因此救活了许多人。人民失业的几万人,都集中安抚。请于中书省,得到钱钞三万来赈济灾民。升任同知,副元帅。下一年秋天,大旱,作表文祈求潜山神,三天后下雨,当年没有了饥荒。盗贼当时占据石荡湖,余出兵平定。让平民捕捉湖中鱼而来缴纳鱼租。至正十五年夏,大雨,江水上涨,屯田稻禾近半数淹没,城下水涌,有东西吼声如雷,余阙以少牢祭祀,水慢慢地消退。秋天收庄稼,得到粮食三万斛。余阙觉得军士还有剩余的力量,于是修浚城墙,挖深护城河,以三重水环护城阙。南面引江水注于护城河,四周植木为栅栏,城上四面起飞楼,内外完善坚固。不久升为都元帅。广西猫军五万人随从元帅阿思兰沿江下抵庐州城,余阙下移文称苗蛮不应当使其窥视中国,诏阿思兰领兵回去。猫军有在境内违法者,余立即收杀,凛凛然没有敢于触犯他的。当时四周都是起义军,余阙居于其中,左提右挈,保障江淮。因为有功,拜为江淮行省参知政事,仍然守御安庆。通道于长江下游流域,因此商旅四集。池州赵普胜帅众攻安庆城,连战三日败退而去,不久又来,拒战二十天才退。怀宁县达鲁花赤伯家奴战死。至正十七年,赵普胜同青军两路夹攻,拒战一个多月,又失败而退。秋天,余被拜为淮南左丞。安庆倚仗小孤山为藩蔽,命义兵元帅胡伯颜统水军戍守。十月沔阳陈友谅自上游直捣小孤山,伯颜与之作战四日不胜,急忙退往安庆。贼追至山口镇。第二天到达安庆城下,余阙派兵扼守观音桥。不久饶州祝寇进攻西门,余斩却之。之后,贼兵又乘东门,举红旗登城,阙派敢死士攻击,贼复败去。贼寇们愤怒了,于是树立栅木建起飞楼。阙分诸将,以兵抵御贼寇,日夜不得休息。不久,赵普胜攻东门,陈友谅攻西门,祝寇攻南门,群盗四面蚁集,外面没有一兵一卒支援。西门形势尤其危急,阙以身当之,徒步提戈,身先士卒。士卒号哭阻止,余挥戈愈用力。仍分麾下将领督导三门之兵,自己以孤军奋战。斩杀许多贼兵,而阙也身受三十处创伤。中午城陷,城中火起,阙知道无可挽回,引刀自刎,堕入清水塘中。阙妻耶卜氏及儿子德生,女福童都有投井而死。同时死难的,有守城的元臣韩建一家。建正有病卧床,口中骂贼不屈服于敌人,被人拉走,不知所终。城中居民相率登城楼,撤去梯子说:“宁愿都死于城中,誓不从贼。”烧死的上千人。其知名者,万户李宗可,千户火失不花,百户黄寅孙,怀宁尹陈巨济等十八人。其城陷之日,至正十八年正月丙午。 余阙号令严明,与属下同甘共苦,然而稍有违犯命令,即斩首以徇。阙曾经生病不能视事,将士都呼吁上天,以自身来代替他的病患。阙听到了,于是勉强支撑着穿官服出来。当出战之时,矢石乱下如雨,士兵用盾遮蔽余阙,阙推开说:“你们都有命,何必遮蔽我!”所以人人争着为其效命。稍有闲暇时,即给《周易》做注,帅诸儒生到郡中学府会讲,让军士立于门外听,让他们知道尊君亲上的义理,所以说他有古代优秀将领的忠烈遗风。有人想挽救阙入翰林院,阙以国步艰危,辞而不往。他忠于国家之心,早有定论了。死难时年五十六岁。事闻于朝廷,赠阙虑诚守正清忠谅节功臣,荣禄大夫。淮南江北等处行中书平章政事、柱国,追封豳国公,谥忠宣。议者说自元末兵兴以来,死节之臣,阙与褚不华为第一等。 阙留意经术,《五经》都有传注。为文有气魄,能表达他所想说的。当时文体崇尚江左,重视鲍、谢,徐、瘐以下不加评论。其篆隶等书法也古雅可传。当初,余阙既已死,起义军觉得他忠义,寻求他的尸体于清水塘中,棺葬于西门外。到安庆内附于明朝,大明皇帝嘉奖余阙的忠心,下诏立庙于忠节坊,命有关部门每年都加以祭祀。

    多彩网官方网站 2

    元统元年,赐进士及第,授同知泗州事,为政严明,宿吏皆惮之。俄召入,应奉翰林文字,转中书刑部主事。以不阿权贵,弃官归。寻以修辽、金、宋三史召,复入翰林,为修撰。拜监察御史,改中书礼部员外郎,出为湖广行省左右司郎中。会莫徭蛮反,右丞沙班当帅师,坚不往,无敢让之者。阙曰:“右丞当往,受天子命为方岳重臣,不思执弓矢讨贼,乃欲自逸邪!右丞当往。”沙班曰:“郎中语固是,如刍饷不足何?”阙曰:“右丞第往,此不难致也。”阙下令趣之,三日皆集,沙班行。复以集贤经历召入。迁翰林待制。出佥浙东道廉访司事。丁母忧,归庐州。

    蒙古灭亡西夏之后,党项人去哪了,这是一个众说纷纭的历史迷题。可以肯定的是,一部分西夏遗民或投降或被蒙古俘虏之后,迁徙至华夏各地,被称为唐兀人,是色目人中的一种。作者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,是关于一位被蒙古人灭国,却为了蒙元殚精竭虑,最终自杀守节的西夏遗民。据元史记载,“余阙,字廷心,一字天心,唐兀氏,世家河西武威。父沙剌臧卜,官庐州,遂为庐州人。”我们的主角余阙,就是祖籍武威,在父亲就职之地庐州成长的唐兀人。余阙是个标准文人,元统元年赐进士及第,在泗州做地方官的时候,为政严明,颇有口碑。调任中央做刑部主事时,非但不善阿谀,而且还“与上官议事不合”,又越级“上书宰相言状”,刚直不阿的结果就是“弃官归”。

    盗起河南,陷郡县。至正十二年,行中书于淮东,改宣慰司为都元帅府,治淮西,起阙副使、佥都元帅府事,分兵守安庆。于时南北音问隔绝,兵食俱乏,抵官十日而寇至,拒却之。乃集有司与诸将议屯田战守计,环境筑堡寨,选精甲外捍,而耕稼于中。属县灊山八社,土壤沃饶,悉以为屯。明年,春夏大饥,人相食,乃捐俸为粥以食之,得活者甚众。民失业者数万,咸安集之。请于中书,得钞三万锭以赈民。升同知、副元帅。又明年秋,大旱,为文祈灊山神,三日雨,岁以不饥。盗方据石荡湖,出兵平之,令民取湖鱼而输鱼租。十五年夏,大雨,江涨,屯田禾半没,城下水涌,有物吼声如雷,阙祠以少牢,水辄缩。秋稼登,得粮三万斛。阙度军有余力,乃浚隍增陴,隍外环以大防,深堑三重,南引江水注之,环植木为栅,城上四面起飞楼,表里完固。

    不过,作为有才学的人,又是蒙古统治者倚重和信任的色目人,余阙不久就被召回,入翰林修撰辽、金、宋史。后来又历任监察御史、礼部员外郎,再外放至湖广行省任左右司郎中。在湖广行省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情证明,余阙不仅仅是一个刚直不阿的文人,还是办事有效率的官员。当时的瑶族人,被称为莫徭蛮,发动反元起义,朝廷派右丞沙班帅师平叛,但沙班坚持不去,在别的人都不敢置喙的时候,一向敢言的余阙出来说话了:“右丞当往,受天子命为方岳重臣,不思执弓矢讨贼,乃欲自逸邪!”沙班为自己怯战找了个借口,不是我不想去呀,粮草不足,你叫我怎么去?余阙说到,这有何难,你只管去。三日之后,余阙便备齐粮草,沙班只得出师。

    俄升都元帅。广西猫军五万从元帅阿思兰沿江下抵庐州,阙移文谓苗蛮不当使之窥中国,诏阿思兰还军。猫军有暴于境者,即收杀之,凛凛莫敢犯。时群盗环布四外,阙居其中,左提右挈,屹为淮一保障。论功,拜江淮行省参知政事,仍守安庆,通道于江右,商旅四集。池州赵普胜帅众攻城,连战三日败去。未几又至,相拒二旬始退,怀宁县达鲁花赤伯家奴战死。十七年,赵普胜同青军两道攻我,拒战一月余,竟败而走。

    因为在湖广的政绩,余阙又被召回,迁翰林待制,后来再出任佥浙东道廉访司事,不过在浙东,余阙又一次弃官,元史只说是丁母忧,而民初柯劭忞所着新元史讲的比较详细,说是因为他刚直不阿又得罪了人,被人反咬一口参了一本。至正十二年,河南、江淮地区红巾军起义如火如荼。元朝设行中书省于淮东,改宣慰司为都元帅府治理淮西,重新起用余阙为副使、佥都元帅府事,分兵守安庆。

    秋,拜淮南行省左丞。安庆倚小孤山为籓蔽,命义兵元帅胡伯颜统水军戍焉。十月,沔阳陈友谅自上游直捣小孤山,伯颜与战四日夜不胜,急趣安庆。贼追至山口镇,明日癸亥,遂薄城下。阙遣兵扼于观音桥。俄饶州祝寇攻西门,阙斩却之。乙巳,贼乘东门,红旗登城,阙简死士力击,贼复败去。戊申,贼并军攻东西二门,又却之。贼恚甚,乃树栅起飞楼。庚戌,复来攻我,金鼓声震地。阙分诸将各以兵捍贼,昼夜不得息。癸卯,贼益生兵攻东门。丙午,普胜军东门,友谅军西门,祝寇军南门,群盗四面蚁集,外无一甲之援。西门势尤急,阙身当之,徒步提戈为士卒先。士卒号哭止之,挥戈愈力,仍分麾下将督三门之兵,自以孤军血战,斩首无算,而阙亦被十余创。日中城陷,城中火起,阙知不可为,引刀自刭,堕清水塘中。阙妻耶卜氏及子德生、女福童皆赴井死。同时死者,守臣韩建一家被害,建方卧疾,骂贼不屈,贼执之以去,不知所终。城中民相率登城楼,自捐其梯曰:“宁俱死此,誓不从贼。”焚死者以千计。其知名者,万户李宗可、纪守仁、陈彬、金承宗,元帅府都事帖木补化,万户府经历段桂芳,千户火失不花、新李、卢廷玉、葛延龄、丘卺、许元琰,奏差兀都蛮,百户黄寅孙,安庆推官黄秃伦歹,经历杨恆,知事余中,怀宁尹陈巨济,凡十八人。其城陷之日,则至正十八年正月丙午也。

    余阙才走马上任十天,就遭遇反元义军进攻,在粮草兵员都匮乏的情况下,他还是成功击退了义军。在乱世之中,攻城不易,守城也不易,象余阙这样一守便守了六七年的,更为不易。当时的元朝已处在风雨飘摇之中,南北音讯隔绝,为解决粮草问题,余阙决定采取屯田战守计,“环境筑堡寨,选精甲外捍,而耕稼于中。”末世时常常天有异象,即便制定了屯田守战的方针,这几年安庆城还是接连遭遇了大饥荒、大旱和大涝。余阙要么捐俸施粥,要么请求设在淮东的中书省拨钞三万锭,用以赈济和安置灾民;大旱之际,写文章向山神祈雨,大涝之际率众抢收粮食,得粮三万斛;在出兵平定占据石荡湖的小股反元义军时,还灵机一动,安排老百姓在湖中捕鱼,总之为了喂饱全城军民绞尽脑汁。不仅如此,在军队有余力的情况下,疏通城壕加高城墙,并且在外围还环以三道深沟,引江水注之,四周植木为栅,城上四面筑飞楼,安庆城表里顽固。

    阙号令严信,与下同甘苦,然稍有违令,即斩以徇。阙尝病不视事,将士皆吁天求以身代,阙闻,强衣冠而出。当出战,矢石乱下如雨,士以盾蔽阙,阙却之曰:“汝辈亦有命,何蔽我为!”故人争用命。稍暇,即注《周易》,帅诸生谒郡学会讲,立军士门外以听,使知尊君亲上之义,有古良将风烈。或欲挽阙入翰林,阙以国步危蹙,辞不往,其忠国之心,盖素定也。卒时年五十六。事闻,赠阙摅诚守正清忠谅节功臣、荣禄大夫、淮南江北等处行中书省平章政事、柱国,追封豳国公,谥忠宣。议者谓自兵兴以来,死节之臣,阙与褚不华为第一云。

    余阙很快升到了副元帅,然后再升至元帅,但是末世里的元帅,还是这种殚精竭虑的元帅,没几个人愿意当吧。淮东、淮西诸地皆被义军攻陷,只剩余阙独守安庆。元朝统治者病急乱投医,招募各地地方武装协助镇压反元义军,广西苗军便是这样一支地方武装队伍。本来城内粮食就不够,加上吃不准以蛮勇着称的苗军到底什么路数,余阙便拒绝苗军元帅阿斯兰进入,并杀死以暴力扰民的部分苗军。余阙因功拜为江淮行省参知政事后,曾三次打退反元义军将领赵普胜的进攻。至正十七年秋,余阙被拜为淮南行省左丞,与此同时,余阙命中的克星,也已到了安庆的屏障小孤山。

    阙留意经术,《五经》皆有传注。为文有气魄,能达其所欲言。时体尚江左,高视鲍、谢,徐、庾以下不论也。篆隶亦古雅可传。初,阙既死,贼义之,求尸塘中,具棺敛葬于西门外。及安庆内附,大明皇帝嘉阙之忠,诏立庙于忠节坊,命有司岁时致祭云。

    小孤山今位于安庆宿松县城东南六十公里的长江中,孤峰独耸,屹立江心,作为安庆门户,乃历代兵家必争之地。不但反元义军与余阙的属下在此对阵,朱元璋与陈友谅、湘军与太平军都在此交过锋。话说驻守小孤山的是余阙的手下胡伯颜,陈友谅从长江上游急攻小孤山,胡伯颜力战四昼夜不敌,败退安庆。安庆最后的攻防战拉开序幕,反元义军分别攻击东西二门,余阙率众死战,昼夜不息。被余阙击退过的赵普胜也加入了陈友谅的攻击队伍,安庆情势更加危急。据新元史记载,“阙手刃数人,一贼登岸,阙复刺杀之。友谅望见叹曰:儒者之勇如此,使天下皆余公,何患城守之不固哉。”连儒者出身的元帅都要亲自参与白刃战了,可见安庆城破已为时不远。

    新元史中说余阙左目中箭,左右护卫余阙退下,他醒来后执意重回前线,仍“身先士卒,斩首无算,而阙亦身被十余创”。至正十八年正月,城陷之后,余阙“乃引刀自刎,坠濠西清水塘而死,年五十六”。余阙的妻妾子女和其他一些亲属,或投井、或战死。元史和新元史中所记载的余阙妻妾子女姓名有出入,但是全家死节这点上是一致的。余阙死后,他手下军民上千人,登城自焚而死。已知姓名的十八人,蒙古人汉人都有。陈友谅入城,感余阙之忠义,求尸塘中,敛葬于安庆西门外。元朝追赠余阙摅诚守正清忠谅节功臣、荣禄大夫、淮南江北等处行中书省平章政事、柱国,追封豳国公,谥忠宣。朱元璋建立明朝后,也“嘉阙之忠,诏立庙于忠节坊,命有司岁时致祭”。

    本文由多彩彩票app发布于历史人物,转载请注明出处:余末忠烈臣余阙事略,为蒙元自杀守节的西夏遗

    关键词:

上一篇:卷一百四十三

下一篇:没有了